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图书资料 > 正文

右翼教科书为何会被横滨市采用?

作者:岛村辉 译者 孙洛丹   来源:《青年参考》2011年08月10日   时间:2011-08-12

●说到底,采用教科书的决定其实还是由官员做出的。

●他们高举容易被大众接受的标语,实际上把日本国民朝着极端危险的方向引导。

●认识到这种倾向的危险性,进步市民们的反抗运动也会蔓延。

●横滨一直有着较早向世界开放的国际都市形象。横滨选择这样的教科书,作为在横滨一所历史悠久的大学里供职的一员,我实在羞愧至极。

84,横滨市教育委员会决定采用育鹏社出版的《公民》、《历史》两种教科书,这是一个严重的事件。育鹏社教科书的编写者,是“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成员,此次决定采用的课本,属于“新历史教科书”系列,其宣扬美化大东亚战争的观点被很多进步市民团体抵制,却在日本的国际都市横滨获得采用,这令人深思。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55年体制”终结和2006年教育基本法的修改

由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亚洲太平洋战争结束后,联军在日本展开了一定程度的民主化建设,但随后由于美、苏的对立,日本在冷战格局中走向了美国属国化的道路。以日本和美国单独讲和方式进行的所谓战后处理,不可能对日本的战争责任予以清算。随后便是日美安保条约的缔结、驻日美军的长久化和日本重整军备,这个过程此后被统称为“55年体制”,这是一连串的日本属国化过程,而在这一过程中,1946年公布的日本国宪法和1947年实施的教育基本法里所包含的民主性被逐渐淡化、销蚀。

1960年代经济的高度成长期到2005年小泉纯一郎以“邮政民营化”为旗号推动的“邮政选举”,日本基本上都是由自民党以及与其步调一致的政治势力掌控,朝着美国属国体制的道路稳步前进。苏联解体后,美国国内的新保守主义与新自由主义同步发展,日本的亲美势力与右翼国粹主义者沆瀣一气。

自民党在2005年选举中获得多数票,在小泉的继任者安倍晋三内阁领导下,实施了一系列反动举措,其中之一就是修改1947年的教育基本法,并在2006年末正式公布施行。1947年的教育基本法旨在突出战后日本国宪法的和平理念,而安倍内阁主导改订的教育基本法却与之背道而驰,旨在强化国民的国粹主义“爱国心”。这样的修订,不是“改善”,而是“改恶”。

“新历史教科书”复权运动

教育基本法修改的结果是,已经不在主流之列的“新历史教科书”再次成为关注焦点。由于市民们的反对,扶桑社出版的“新历史教科书”虽然通过了政府的教科书检定,但很多地方都不予采用。当然,在石原慎太郎任知事的东京都(即东京——编者注),有一些属于都政府管辖的学校采用了这种教科书。在日本,中学基本由市、区、町、村来负责行政管理,都、道、府、县政府管辖的学校和国立学校是少数的例外。

另一方面,由于“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内部的矛盾和分歧,扶桑社版的教科书也分裂为扶桑社系列的“自由社”版和另一系列的“育鹏社”版。尽管有这样一个分别,但是两种教科书都沿袭了扶桑社版教科书的内容。

“自由社”教科书的年表部分,曾被判定为抄袭了“东京书籍”出版社的教科书,难于采用。于是,育鹏社版的教科书就成为保守阶层采用“编撰会”系列教科书的首选。

教育委员会丧失了独立性

此次横滨市教科书的采用,是由该市教育委员会决定的,而教育委员会委员长则是市长任命的。2009年离职的前任横滨市市长中田宏,是一个游走于各政党间的“政治投机者”。他崇拜石原慎太郎,一味推进毫无合理性的市政建设,却像石原慎太郎一样聚集了大众人气。这次决定采用育鹏社教科书的横滨市教育委员长今田忠彦,正是由中田宏任命的。今田一直是横滨市的公务员,退休后直接成为教育委员,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教育者,而是一个行政官僚。

“教育委员会”本来独立于行政权力之外,是为确保教育不被国家权力扭曲而设置的维护青少年教育权益的组织,因此,最初是以公选制方式产生,但后来被“改恶”为长官任命制,就逐渐背离了自己的使命,成为配合行政权力的组织。就像横滨市的今田一样,市政府的官员直接转身进入教育委员会,所谓的教育委员会也就变得徒有其表。说到底,采用教科书的决定其实还是由官员做出的。

大众迎合主义风行

2004年,面对日本保守势力掀起的企图“改恶”战后和平宪法的潮流,有良知的日本国民组成维护和平宪法的“九条会”,发动了以“和平·民主”为理念的运动,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大众的理解和支持,暂时遏制了修改宪法的企图。但是如前所述,在此过程中,2006年,支持日本国宪法理念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而“改恶”了的所谓新的教育基本法现在正在被实际推行。

面对美国政治经济的崩溃,安倍内阁以来的历任内阁,不论是自民党还是民主党,都束手无策。与此相对,保守的迎合大众主义兴起。东京都的石原慎太郎和横滨的中田宏等,都是这一潮流的弄潮儿,他们高举容易被大众接受的标语,实际上把日本国民朝着极端危险的方向引导。

此类迎合大众的政治家主导的政策的危险性,在此次横滨教科书采用中表现得非常明显。在地震使日本的国家根基动摇之时,打着“地方主导”的招牌,实际上却是“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与传统右翼国粹主义政治家的野合,继续发展,事态将非常严重。

认识到这种倾向的危险性,进步市民们的反抗运动也会蔓延。但是此次,在横滨这样的都市都无法阻止这种事态,不能不说是很大的问题。

去年,横滨迎来了开港150周年纪念。横滨一直有着较早向世界开放的国际都市形象。而这样的横滨却选择了这样的教科书,作为在横滨一所历史悠久的大学里供职的一员,我实在羞愧至极。为了横滨,也为了正在承受巨大困难而努力奋斗的日本国民,我认为,决不应该散播这种对世界而言可耻的教育。

(作者系日本菲利斯女学院大学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