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术会议 > 正文

“天皇制与日本文化”学术讨论会纪要

作者:唐永亮   来源:日本所科研处   时间:2013-06-14

  天皇制是日本文化的原点之一,是构成日本文化软实力之不可忽视的要素。为了进一步加深对日本天皇制的研究,加强国内学者间的学术交流,2013年6月8日,由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创新工程项目“日本文化软实力战略研究”课题组组织召开的“天皇制与日本文化”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北京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外交学院、国际关系学院、“世界知识”杂志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北京联合大学等20余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会议由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日本文化软实力战略研究”课题组首席研究员崔世广教授和课题组执行研究员张建立副教授主持,崔世广教授、张建立副教授、课题组助理研究员唐永亮副教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庄娜博士在会上作了主题发言。

  “日本文化软实力战略研究”课题组首席研究员崔世广教授对本次研讨会召开的背景和目的做了介绍,并在“关于天皇制的几个问题”的报告中,对天皇制的两种形态与功能、天皇正统性的来源、天皇制存续的原因等问题作了具有独到性的分析。崔世广教授指出,天皇制并不是日本自古就有的,也是一种创造出来的“传统”,在天皇制的形成中潜藏着可以破解其本质的“密码”。从历史上来看,天皇制有“实君制”和“虚君制”两种形态,“实君制”是一种中央集权的体制,其目的和功能在于应对外部危机;而“虚君制”则是一种分权的体制,其具有按内在机制主导发展的功能。在很长时期内,天皇具有“既是人又是神”的两重性格,来自神的委任(天照大神的子孙)是其正统性的来源,而血缘的纯粹性又是保证其正统性的重要条件。在天皇制成立之初,天皇集政治权威、宗教权威、社会权威和精神文化权威于一身,在其后的历史中,有时被剥夺了政治权威但保留其他权威,有时又出于需要几种权威并用,这是天皇制得以延续的重要原因。

  庄娜博士在题为“近代日本的国体论——以近代国家建构为核心的考察”的报告中对国体与天皇制的关系、国体论的主要内容、国体论的发展轨迹、国体论的三个侧面等做了深入分析。她指出:“天皇制”一词的出现大大晚于天皇制的确立本身。“天皇制”在战败前并未被普遍使用,在战前只是马克思主义者等批判体制的一方在使用,而拥护体制的一方则只使用“天皇”称谓,不使用“天皇制”的说法。在“天皇制”一词出现以前,以天皇为顶点的国家体制被称为“国体”。“国体”具有超越于阶级区别和政治范畴之上的语感,而这种语感是“天皇制”一词所缺乏的。“国体”作为概念在幕末时期得以成型,1920年代作为官方意识形态的国体论得到确立。进入大正、昭和时期以后,国体论转向对天皇机关说等变革国体思想的防御与排斥阶段。战败后,国体论最终走向崩溃。

  张建立副教授在“日本天皇千年一系世袭至今的原因研究评述”的报告中指出,在日本,曾一度流行的皇国史观宣称,日本自神武天皇以来,天皇治世一脉相承,即所谓“万世一系”。然而,“万世一系”的说法是缺乏根据的,若称其“千世一系”倒还基本符合史实。若从其最高统治者称“天皇”的7世纪初算起,日本天皇世袭至今,大约有一千四百年左右的历史。其间,天皇虽然总是一个居于政治峰尖上的存在,但其真正执掌实权的时期非常短暂,除了律令国家体制存续的飞鸟、奈良、平安前期以及建武中兴时两年多的天皇亲政以外,更多时候,天皇仅作为摄关政治、镰仓幕府、室町幕府、江户幕府等武家政权所挟制下的一个象征或者说是一个政治傀儡而存在的。在经过尊王攘夷倒幕的激烈抗争之后,1868年王政复古,使得失去政治实权很久的天皇终于又得以大权独揽,并且天皇亲政直至1945年日本战败。总体来看,尽管日本的政局经常风云变幻,政权由摄政、关白、幕府将军、藩阀官僚几经易手,但直至今天,天皇作为日本唯一合法的君主的地位始终没有改变。

  唐永亮副教授在题为“试析丸山真男的天皇制思想”的报告中从思想背景、发展阶段、影响及评价等角度对丸山真男的天皇制思想作了深入分析。他指出,丸山真男的天皇制思想主要经历了战前的天皇制思想、战后初期的天皇制思想和1960年代后的天皇制思想三个发展阶段。战前的天皇制思想主要体现在《日本政治思想史研究》一书中。这一阶段丸山真男从对抗具有军国主义倾向的“近代超克”论的角度出发,阐述了日本江户时代近代意识如何突破了前近代的框架从内部成熟起来的过程。战后初期的天皇制思想主要体现在《超国家主义的逻辑与心理》一文中,丸山在这一时期犀利地揭露了天皇制的无责任体系,以及作为其主要支撑要素的“抑压移让”、价值观渗透等模式。1960年代以后的天皇制思想主要体现在《日本的思想》和古层论中。在这一阶段丸山进一步从深层展开了对天皇制的批判。丸山认为日本自古以来的禁忌即古层是阻碍普遍精神确立的要因,要实现个人的自律、社会的彻底民主化以及对民族主义进行彻底革新,就必须对日本自古以来的禁忌进行解析和批判。丸山认为作为精神构造的天皇制是最突出的古层,对特定共同体的福祸意识→集团功利主义,心情的纯粹表露→纯粹动机主义,“创造”思维的缺乏,权威的源泉与权力行使者的作用分工等是造成天皇制无责任体系的深层要因。

  与会的专家学者围绕上述四篇报告作了热烈而深入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天皇制研究是日本文化研究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天皇制是一个系统,它包括文化语境下的天皇制、宗教语境下的天皇制、政治语境下的天皇制、经济语境下的天皇制和社会语境下的天皇制等侧面,不同的时代其所表现的侧重点也不相同,今后学界应加强从多学科的视角和世界的视域对日本天皇制加以研究。

  总之,与会专家学者对国体与天皇制、天皇制的历史及其特质、天皇千年世袭的原因、现代象征天皇制、天皇制与民主制度等问题作了深入的分析和热烈的探讨,对于深化日本天皇制研究,对于深入把握和理解天皇制与日本文化的关系具有重要的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