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术会议 > 正文

“日本海洋战略”创新工程课题组成员参加2014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年会

作者:庞中鹏   来源:   时间:2014-07-08

 

 

  201475日,“日本海洋战略”创新工程课题组全部成员参加了由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主办的2014年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年会,该年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日本海洋战略”创新工程课题组首席专家、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吕耀东主持了主题为“日本海洋战略与国际形势”的分会议,“日本海洋战略”创新工程课题组全部成员张伯玉、白如纯、吴万虹、庞中鹏以及张勇与卢昊等人参加了会议并做了发言,会场内座无虚席,来自全国各地的研究机构与高校的学者与研究生等共计50多人聆听了会议,会议开得非常成功,会场内外互动热烈。该会议的成功举办,有力地扩大了“日本海洋战略”创新研究工程的影响力,同时拓展了“日本海洋战略”创新工程课题组全部成员对“日本海洋战略”更加深入的认识与理解,必将对今后“日本海洋战略”研究的开展产生有效地推动作用。 

  “日本海洋战略”创新工程课题组首席专家、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吕耀东以“日本海洋战略与日美同盟”为题目,做了主旨发言。吕耀东认为,日本海洋战略与日美同盟关系有着密切的联系,20144月,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了日本,更使日本加深了对日美海权同盟的认识;日本一方面力求塑造维护国际秩序的“海洋大国”形象,另一方面极力巩固日美海权同盟,积极组织“泛海洋国家联盟”,以“价值观外交”拉拢包括印、澳、韩、东南亚部分国家及太平洋岛国,全面遏制中国维护海洋权益的正当行为;此外,日本加快“借船出海”步伐,积极构建日美对外干预型军事体系,借助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依托日美同盟,不断扩大日本在东亚安全秩序架构中的作用。 

  吕耀东强调指出,日美安保体制不仅是日本安全防卫的支柱,也是亚太地区和平稳定的基石,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日本强化日美同盟,借“钓鱼岛问题”扩大日美安保体制适用范围,矛头完全是指向中国。 

  吕耀东认为,“价值观外交”是日本实现从“岛国到海洋国家”的战略构想的重要手段之一,为把所谓的“民主”植根于呈带状分布在欧亚大陆外围的国家,日本要通过多层面地进行援助并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关系,来强化与欧美及北约的合作关系;安倍力求通过“价值观外交”聚合所谓“海洋民主国家联盟”,首先通过强化日美同盟关系,拉拢亚太地区的一些海洋国家联合起来遏制中国,并使日本成为亚太事务的参与者和主导者。 

  吕耀东还认为,日本的排他性“海权论”主张日本的国家对外战略优先课题是对付来自“大陆国家”的威胁,其首要原则为“均势政策”,策略为“远交近攻”,其要点包括:一是日本应谋求建立类似美英关系的“日美军事同盟”;二是位于重要贸易航路“巴士海峡”的菲律宾是“比大陆国家更优先的友好国家”,扼守马六甲海峡的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也是与菲律宾一样的“优先友好国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有利于日本与东南亚岛国合作的强有力的同盟对象;三是东亚大陆各国基本上是均势政策的对象,日本应尽量离间中俄,推动中俄战略对抗,防止中俄结盟;四是朝鲜半岛和越南为日本与中俄之间的“缓冲地带”,日本必须联合美国防止中俄在该缓冲地带拥有军港、航空基地和导弹基地等;五是中国在成为巨大市场的同时,还正走向必须加以防范的军事大国。 

  吕耀东指出,上述日本的这些荒谬观点,已经成为日本遏制中国和平发展的重要理念,并成为日本政府制定海洋战略及政策的指导方针,为了固化所谓钓鱼岛“国有化”行为,安倍主推的“价值观外交”路线,已成为日本孤立围堵中国、遏制中国正当维权的“价值观”利器。 

  来自中国社科院国际法研究所的王翰灵研究员认为,海洋对日本来说极端重要,特别是海洋资源对于日本来说,涉及到日本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根本,可以说,没有海洋,日本就不能生存。王翰灵指出,例如,日本所极力主张的所谓“冲之鸟礁”变“礁”为“岛”问题,之所以日本大张旗鼓搞“礁”为“岛”,就是因为一旦由“礁”为“岛”,就能有充足理由攫取岛屿周边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海洋权益,而“冲之鸟礁”海域与海底蕴藏有非常丰富的能源资源,这是日本大力经营这片海域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翰灵认为,由于日本高度重视海洋,高度重视太平洋上的岛礁,使得日本拥有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范围远远超出日本本土的面积,为日本成为一个“海洋大国”奠定了基础。王翰灵指出,中国建设海洋强国战略要向历史学习,向外国借鉴,中国的海洋强国战略离不开完善的海洋法律制度,没有海洋法制,就没有海洋强国,所以要加强海洋法的研究和人才的培养。王翰灵指出,中国已经提出了“海洋强国”战略,但中国普通民众的意识中“海洋意识”还比较薄弱,应该大力在学校与媒体中普及和宣传“海洋强国意识”,以增加与强化中国普通民众心目中的海洋强国认识。王翰灵认为,随着美国国力的衰退,新的国际海洋权益规则正在重新制定,而中国要成为真正的海洋强国,必须得参与国际海洋权益规则的制定。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学者张勇认为,日本海洋国家战略不是天然就形成的,日本不是天然就是一个海洋国家,日本的海洋国家战略是经历了很长的历史演变逐渐形成的。张勇指出,日本海洋战略经历了三个时期:明治维新时期开始发展、一战后到二战期间走上穷兵黩武道路、二战后战败时期,特别是二战后,日本的海洋国家战略更为引人注目。张勇指出,二战后,推动日本海洋国家战略发展的重要人物为高坂正尧,正是高坂正尧,提出了《海洋国家日本的构想》的重要论述,使得二战后日本海洋战略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高坂正尧提出了诸如重点调整对美关系、开发海洋资源并进行海洋调查、积极参与国际海洋秩序建设、以海上自卫队为中心调查日本近海资源、海外贸易是日本实现经济繁荣的重要途径、日本陆地资源非常匮乏、开发海洋资源势在必行等一系列重要观点,对日本海洋战略的发展起了重要推动作用,之后,中曾根、桥本、小泉直到现在的安倍,日本海洋战略逐渐成熟,2013年底,安倍内阁公布了“新安保三支箭”战略,也丰富了日本海洋战略的内涵。中国要高度关注日本海洋战略的发展动向,警惕日本海洋战略的危险走向。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学者庞中鹏认为,日本对海洋能源资源调查与开采高度重视,日本海洋能源资源战略本身就是日本海洋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密切关注日本海洋能源资源战略的发展动向,近年来,日本不断挑起与周边邻国的岛礁争端,一个重要推力乃是日本觊觎争议岛礁海域与海底丰富的能源资源,例如日俄争议中的北方四岛,其周边海域与海底就蕴藏有各种丰富的资源,而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周边海域与海底更是蕴藏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庞中鹏指出,日本近期对太平洋上的所谓“离岛”建设值得高度关注,要高度警惕日本的“离岛”发展动向,实际上,日本是以“离岛国有化”为幌子,暗地里要对中国海洋强国战略的正常发展进行阻挠与牵制。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学者卢昊认为,日本近两年来,对北极问题高度重视,2013年日本与中国等国一起成为北极理事会正式观察员国,可以说是日本重视北极问题的标志性事件,日本重视北极问题,与日本海洋战略密不可分,因为,北极问题涉及到北冰洋航道开通、日俄岛礁争夺、日本海上通道战略等问题,同时关系着未来日本海上地缘安全问题等。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王惠波指出,日本海洋战略与日本外交战略密切相关,近年来,日本与越南、菲律宾、印度等国家不断加强关系,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国家都是海洋国家,都是与日本海洋战略密切相关的国家;日本海洋战略对中日关系的影响也不容小觑,日本海洋战略的推行是以中国为对手的。王惠波认为,日本海洋战略还涉及到海洋空间开发、地球环境问题等一系列问题。 

  2008年举办首届年会以来,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年会已经发展成为我国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科最大规模的年度学术会议。2014年年会的主题围绕着“国际关系百年变迁:反思与前瞻”展开,就中国外交战略、日本外交走向、中美关系、全球治理、海洋问题、能源问题等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来自中国大陆、港澳台地区以及美国、英国、日本、等国80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千余名专家、学者和学生参会。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致力于构筑学科共同体成员之间遵循自由、平等和自主的原则,交流研究成果、研究方法和研究思想的知识平台,使处于创新前沿的学者具有更多的学术话语权,促进学术同仁之间崇尚求实的学术争论和知识创新,实现政治学和国际关系等相关学科的相互启发和共同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