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成果 > 时评 > 正文

日美“2+2”:同盟强化与日本追求“安全自主”

作者:卢昊   来源:《世界知识》2017年第18期   时间:2017-09-20


2017年8月17日,日美“安全保障磋商委员会”(2+2)会议在美国国务院举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防卫相小野寺五典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出席会议。

  8月17日,由日美双方外长和防长共同参加的“安全保障磋商委员会”(即日美“2+2”)会议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目前朝鲜半岛形势紧张,日美积极通过各种形式对外彰显“同盟一致”,既向朝鲜强硬施压,也毫不掩饰地展现出主导地区安全事务的野心。     

日美“2+2”:各取所需    

  此次日美“2+2”会议,是两国时隔两年零四个月之后再次举行,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首次举行。会上,两国外长及防长在重视双边关系、强化同盟合作方面表现出“高度一致”。关于会议内容,美日观察家们归纳出的要点包括:美国承诺对日本的核及常规军力进行保护;美日联合向朝鲜加强施压;美国确认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并联合日本对中国“在南海推进军事基地化”表示“深刻担忧”;美国将继续加强海空力量在日本的“前沿部署”,并与日本深化在反导、太空、网络等重点领域的军事合作;日本同意在同盟体系内承担更多的防务成本,并继续引进美制先进装备以强化军事力量,等等。     

  毫无疑问,当前趋于升级的朝鲜核导危机是此次“2+2”的重大背景。会议前,朝鲜于7月底试射导弹并向美国发出“瞄准关岛基地”的威胁。会议后8月29日朝鲜再次试射导弹,9月3日又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2+2”会议联合记者会上,美日外长、防长轮番针对朝鲜做出强硬表态。事实上,相比应对朝鲜可能制造的实质威胁,美日两国更看重的一个现实目标是:利用“作为威胁的朝鲜”加强同盟内部凝聚力,主导地区安全议程。这一目标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日美“2+2”再提东海(钓鱼岛)及南海问题,主动将这些问题“热点化”,再度渲染“中国威胁论”,为日美强化同盟、干预地区安全制造“合法依据”。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华盛顿和东京对外传达的信息是:东亚安全因为朝鲜及中国的“强硬行动”而面临重大威胁,“因而有必要联合行动”。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日政策有所调整,但安全上利用日本充当“基石”、维持加强美国亚太战略存在的基本方针并未变化。在战略及外交上依赖于美国的日本则急于与美方密切联络,最大程度降低“特朗普冲击”带给日美关系的负面影响。稳定日美关系的中长期目标和应对朝鲜的短期目标“相互叠加”,增强了日美在政治和防务上协调一致的动力。8月29日朝鲜试射导弹后,特朗普与安倍在一周内四次通电话,就在外交和军事上加强协调、向朝鲜追加制裁措施达成共识。8月31日,部署在关岛基地的美国B1战略轰炸机和F-35战机首次同时飞临朝鲜半岛上空,与日本自卫队F-15战机进行联合训练。8月底到9月上旬,日本自卫队将和驻日美军在横田、岩国、三泽等基地连续进行“爱国者-3”机动部署训练。    

日美同盟的基本走向   

  一、在目标层面,日美日益公开表露出利用同盟维护“霸权稳定”的强烈意识。日美“2+2”会议声明同盟的目标是“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力图让传统军事同盟看上去具有价值观和道义色彩。其中透露出的潜台词是:比起通过威慑和介入抑制眼下可预见的冲突,日美同盟现在更加关注的是既有秩序被打破的“潜在问题”,针对的是中长期意义上的战略对手。正如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所指出的,日美同盟的强化,建立在“均势和稳定价值观可能被崛起大国破坏”的危机感基础上,“2+2”会议公开干预东海及南海事务,再次体现出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深刻警惕,意欲借日本之手平衡中国,而对中国抱有战略竞争心理的日本也积极“背靠同盟”,企图加强对中国的遏制力度。     

  二、在技术层面,日美主动将军事一体化“做实做细”。此次“2+2”会议确定将加速落实2015年出台的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并以日本新安保法规定为基础,充实双方的合作机制和行动方式。日美已经不满足于将军事合作停留在同盟协调机制与情报分享、装备技术交流、日常化联合训演等常规领域,而是进一步谋求从平时到战时军事设施乃至一线部队的“相互运用”与“无缝连接”,形成美军与自卫队更紧密联合行动的态势。今年5月在日本近海,自卫队驱逐舰首次对美军补给舰执行了安保法新规定的“武器等防护”新任务。

  三、在分工层面,日本将在日美同盟乃至美国在亚太的“盟友网络”中承担更大责任。此次“2+2”会议重点强调,将扩大自卫队职责作用以提高日美联合军事能力。从大方向上看,根据2015年新“指针”,日本自卫队在反导、制空、制海、地面和跨区域作战中均将拥有自主权限,在未来的“地区作战”中将是一线的角色,而美军则更多扮演“二线支援”的角色。与此同时,美国将支持日本在同盟之外的军事安全合作中扮演更重要的中枢角色,发挥安全上“日美+1”合纵连横的效用。此次“2+2”会议中,日本重点主张加强与韩、澳、印及东盟国家的军事合作,通过强化多边防务网络支持美国战略。美国也表示支持日本“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利用日本在印太地区长期积累的战略资产,实现以“合理成本”运营亚太“盟友网络”的目的。    

  四、在关系维护层面,日美将持续通过“相互承诺”维系和强化同盟合作,但同时也做好了协调可能“失效”的准备。美国不断重申对日本的“安全承诺”及战略支持,日本则重申对美国地区战略的全面配合,由此达成“相互回报”。但与此同时,双方也认识到各自利益目标上的分歧所在。特别是,作为同盟中弱势一方的日本,清楚美国绝不会牺牲自己的战略利益为日本火中取栗。因此,日本在联合美国施压朝鲜的同时,也在“留神”美国是否会单方面与朝鲜妥协,允许其拥核,同时防范美国优先与中国进行“大国协调”,让“越顶外交”的历史重演。     

刺激日本“安全自主”    

  此次日美“2+2”的核心议程之一是“让日本更多地动起来”。 这也是日美强化同盟的基本方向。这符合美国赋予盟友更多权责以降低己方风险成本、增强外交政策弹性的全球战略方向;而日本自觉自愿地维持对美国的战略依附,并承担更大的成本和风险,也是为了借助美国提升自主能力与大国地位。在安全政策上,战后以来的日本一直寻求恢复“安全主权”,发展“与大国身份相符”的军事能力及行动权限,即所谓的“军事正常化”。   

  在美国支持日本发挥更大安全作用的前提下,日本打算强化自主防卫力量,为此提前修改作为十年期军事发展计划的《防卫计划大纲》。2013年底安倍政权射出“安保三支箭”,出台了首部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目前的防卫大纲以及五年一期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今年8月6日,安倍在广岛公开表示有必要研究修改防卫大纲。日美“2+2”会议后的联合记者会上,日本防相小野寺五典再次明确表示“已开始实质研究(修改防卫大纲)”。事实上,今年2月初自民党国防委员会及“安全保障调查会”已启动了研究,并于6月份汇总了政策建议,接下来,安倍政权将以执政党的意见为基础,在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和专家委员会上进一步研讨,并与美国保持协调,制定具体方案,力争在2018年下半年将防卫大纲及到期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进行“一并更新”。这意味着防卫大纲将比原计划提前五年修改。    

  可以预见,日本未来即将出台的军力规划中,强化陆海空自卫队的一体化作战能力是核心,而反导能力和两栖机动作战能力则是两大发展重点。为此,日本政府已决定同步更新自卫队的“统合运用计划”,推进自卫队指挥权集中化,加强安保法所规定的“新任务”训练,加速建设用于“离岛防御”的“水陆机动团”,从美国引进”陆上宙斯盾系统“,建设首支用于保护卫星监视系统的”宇宙部队“,等等,为此,防卫省已经在2018年防卫预算草案中提出创历史新高的5.2万亿日元金额申请,主要用于强化反导体系与“西南诸岛”防御,所针对的假想敌不言而喻。在日本看来,强化装备和人员技能是强化“硬实力”,推进军事体制改革是提升“软实力”,两者要同时推进,而最大限度利用日美同盟战略资源,则是加速实力建设进程,追求“军事正常化”的关键。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