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日本经济 > 正文

中日经济关系的新动向与今后展望

作者:张季风   来源:日本研究2017年第3期   时间:2017-11-22

  【内容摘要】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中日经济关系实现了健康发展。但是近年来由于受到经济政治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低潮。2012年两国经济关系一度走出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有了显著的恢复,但由于两国政治关系的极度恶化和中国经济发生的结构性变化,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近年来中日两国经贸合作的特点主要表现为:一是双边贸易持续下降;二是日本对华直接投资急大幅度减少。2016年两国关系经济出现好转,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两国关系也出现了好转的迹象。鉴于双边关系恶化的情况下两国在经济合作方面都受到了损害,今后随着政治关系的稳定好转,经济关系将会沿着继续好转方向发展。 

  【关键词】中日经济关系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对日直接投资中日韩自贸区 

  【中图分类号】F11【文章编号】1003-4048201703-0025-30 

  【作者简介】张季风,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北京100007)。     

  中日经济关系是中日关系的基础和“压仓石”,中日邦交正常化45年以来,虽然中日关系历经坎坷,但双边经贸合作基本是健康发展的。不过,近年来中日经贸关系处于低潮阶段。由于中国经济趋稳、人工费上涨缓慢以及中日政治关系得到缓慢改善等原因,2016年的中日经济关系出现了回暖的兆头,双边贸易和日本对华直接投资虽然仍为负增长,但降幅明显收窄,特别是中国对日直接投资出现了突破性的高增长,而且中国增持日本国债猛增至11万亿日元,“政冷经暖”的态势开始显露端倪。2017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倘若中日政治关系能够进一步改善,中日经贸合作关系也将继续保持回升势头。    

一、2016年中日经济合作关系回顾     

  2016年中日经贸合作持续低迷,但略好于2015年。由于受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加之中国经济减速以及中日关系改善缓慢等原因,中日经贸合作持续徘徊。2012年以来由于日本政府挑起的“购岛闹剧”,使来之不易的中日经贸合作受到空前冲击,出现了人们不愿意看到“政冷经冷”的局面。2014年以来,中日双边政治关系虽然有所缓和,但进展缓慢,因此这也不可避免地对双边经济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一)双边贸易    

  中日邦交正常化40多年来,尽管双边关系出现过较大的起伏,但经济合作基本处于健康发展状态,即使在政治关系最紧张的情况下也依然保持“政冷经热”的状态。2007年中国成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2009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日本最大的出口市场。经过2010年和2011年的恢复,中日贸易从国际金融危机中走出,连年两年实现正增长。然而,2012年在世界经济下滑、中国经济减速,特别是日本政府挑起的“购岛闹剧”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中日经贸合作出现大倒退,2012年至2015年中日双边贸易增长率分别为-3.9%-5.1%-0.03%-10.8%[1],而2016年仍没有摆脱负增长,这是连续五年的负增长。据中国海关统计,2016年,中日贸易额2747.9亿美元,同比下降1.3%,与2015年下降11%相比降幅明显收窄,其中对日出口1292.6亿美元,下降4.7%,自日进口1455.25亿美元,增长1.8%(见图1)。中方逆差162.65亿美元,比上年扩大2.2倍。日本仍居欧盟、美国、东盟、中国香港之后,为我国第五大贸易伙伴,按国别为第二大贸易伙伴。据日方统计,日中贸易总额为29.38万亿日元,较上年同比减少10.0%,日本对华出口下降6.5%,自华进口增长12.4%。但中国仍为日本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伙伴的地位继续被美国所替代。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日双边贸易在1990年、1998年和2009年出现过负增长,三次负增长的原因基本上都是因为外部经济环境恶化引起的,因外部经济环境恶化与中日关系恶化叠加影响导致的负增长,并且是连续五年负增长尚属首次。但总体看2016年降幅远远低于2015年,人们总算能看到了中日贸易得以改善的一缕曙光。    

  据日本财务省统计,2016年,日本对华出口降幅较大的产品主要有:科学光学仪器下降19.6%,有机化合物下降20.7%,钢铁下降15.9%,三者的贡献度合计为-3.1%,这也反映出中国因经济减速、消解过剩产能以及基础建设工程减少,而对日本高端零部件需求减弱的实际情况。日本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中,降幅较大而且贡献度较大的有:服装为-16.6%,原动机、电子计算机及外围设备、半导体等电子零部件为-12.3%,三者合计的贡献度为-3.8%,这反映出日本产业向东南亚转移,中日间加工贸易合作继续萎缩的实际情况[2]。    

  (二)双边投资 

  2016年日本新增对华直接投资仍为负增长,但总体好于2015年。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实际到位资金为31.1亿美元,同比下降3.1%,降幅与上一年的-25.8%相比上年收窄了近23个百分点,但这是继2013年下降4.3%2014年下降38.8%2015年下降20.8%之后的连续第四年负增长(参见图2)。从投资的地区与国别来看,日本排在香港、新加坡,韩国、美国、澳门和台湾省之后,居第七位,位次明显下滑,但在国别中日本仍居第三位。截至2016年底,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累计实际到位金额1049.3亿美元,居中国吸收外资来源地的第三位,从国别来看居第一位,日本仍是在中国的主要投资来源国。 

    

  与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的疲软形成鲜明对比,2016年我国对日投资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据商务部统计,2016年,我国对日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为4.71亿美元,同比增长217.0%。迅速增长的原因在于,中国国内供给侧改革,在“三去一降一补”的大背景下,企业资金充足,国内产能过剩压力较大,纷纷寻求海外出路。特别是上海电力、华为、中兴、阿里巴巴、海尔、百度、京东等电子、电商企业出现超常规发展,亟待向海外开拓市场,而日本市场成熟,但电商发展相对薄弱,也积极吸引我国直接投资,在内外环境趋好等众多有利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促成了中国对日直接投资的迅速发展局面。     

  截至2016年底,中国对日累计直接投资存量为32.6亿美元。但与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的规模仍然不平衡,这说明我国对日直接投资仍有巨大发展空间。目前中国对日直接投资涉及软件、机械、电子等领域,其中服务业和商业仍是主要领域。近年来华为、海尔等公司在日设立了研发中心,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交通银行在日本设立了分支机构。华为、中兴、阿里巴巴、京东等企业与日本合作营运商合作得很好,苏宁等零售流通企业的在日并购企业凭借自身优势大量吸引赴日旅行的中国游客,也获得了丰厚利润。随着中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特别是随着中日关系的逐步改善,估计中国企业对日直接投资在未来会有更大的发展。    

二、中日经济合作面临的课题与发展展望    

  (一)存在的主要问题    

  1. 双边贸易持续下降    

  从近十几年的情况来看,尽管中日贸易处于稳定健康发展状态,但其增速远低于中国外贸总额的增长,特别是2012年至2016年连续五年出现负增长,虽然也有经济因素的影响,但受中日政治关系恶化的影响也十分明显。如表1所示,2001-2015年的15年期间,中日贸易增长率一直低于同期中国外贸总额的增长率,与中美、中欧、中韩贸易增速的差距更大。由于中日贸易增长率长期低于中国外贸总额的增长率,导致中日贸易占中国贸易总额的相对比重持续下降,从1996年的21%下降为2001年的17%2010年又降为10.04%2011年再进一步下降为9.4%,跌破到一位数,2015年又降至7.04%。但是,2016年情况有所变化,中日贸易虽然也是负增长,但却高于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增长率,也高于中美、中欧、中韩等贸易增速,因此,中日贸易占中国贸易总额的比重比上一年稍有提升,达到7.45%。由于中韩贸易增速低于中日贸易增速,两者的距离再次拉开。特别是由于韩国不顾中国人民和韩国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执意要在韩国境内部署有损于中国安全利益的“萨德”系统,估计中韩经济关系将会受到冲击,2017年中韩贸易还将进一步下降,中韩贸易超过中日贸易的可能性变小。 

 

  2016年中日贸易虽然相对好一些,但毕竟还处在负增长状态,中日贸易出现的持续下降现象,一方面意味着中日贸易关系的成熟化和稳定化,同时也反映出中日贸易进入了疲劳期或停滞期。这种现象不能单纯用效用递减理论来解释,存在着深层次的结构性原因,中国经济减速固然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但非经济因素即双方政治关系的恶化对双边经济关系造成的影响越来越明显。    

  2.日本对华直接投资急剧下降    

  自改革开放以来,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出现了三次高潮,即80年代中期、90年代中期和2005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2010年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开始恢复,2011年出现近50%的增长,但是受中国经济减速和钓鱼岛争端的影响,2012年只增长了16%,虽然仍然是正增长,但增幅明显收窄,更低于日本对东盟的投资增长。2013年中日政治关系降至冰点,日本对华直接投资也进一步下降,减少了4.3%,按日方统计当年对东盟的投资为对华投资的2倍多。2014年中日关系虽稍有缓和,但由于投资惯性的作用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出现38.8%的自由落体式下降,2015年继续下降25.8%,投资总额下降至32亿美元,2016年继续下降至31.1亿美元,倒退到20年前(199531.5亿美元)的水平以下。日本对华新增直接投资连续四年下降这是自1979年日本开始对中国进行直接投资以来尚属首次。    

  日本对华直接投资之所以连续减少,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从经济方面来看,主要由以下几点:第一,日元贬值而人民币升值,提高了日企的投资成本,从而导致日本投资企业竞争力下降;第二,中国经济减速,而劳动力、土地、房租等成本持续上升,一些日资企业感到无利可图,自然放慢投资脚步;第三,中国国内企业迅速成长,中国市场竞争越发激烈。当然,不仅仅是以上的经济原因,令日本企业心有余悸,持观望态度的还有迟迟难以改善的中日政治关系,这一点是不能回避的问题。据日本国际协力银行的调查,被调查企业中有96.4%担忧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有82.7%担忧中日政治关系的走向。[3]由于中国市场魅力的诱惑,相信大部分日企是不会离开中国的,但最近日资企业从中国撤资,转移到东南亚和印度的件数有所增加,这也是事实。以至于直到2016年还不时传来日企从中国大量撤资的各种“消息”。    

  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的状况持续下去,对中日双方均无好处。中日两国双边贸易中加工贸易含量较大,投资与贸易密切相关,两者成正比关系,即日本对华直接投资下降,双边贸易也将下降。投资下降必然会影响双边贸易(见图3)。而一旦两者陷入恶性循环,会对双边造成更大的损失。 

 

  除了贸易投资之外,其他领域的中日经济合作也受到冲击。例如,中日之间的金融合作,即人民币与日元的直接交易停滞不前,在互购国债方面,2016年中国增持日本国债11万亿日元,但日本国购买中国国债还没有实现;2016年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和RCEP谈判也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总之,中日政治关系的恶化已全面影响到经济合作,“政冷经冷”的趋势仍在持续,应当双方的高度关注。     

  (二)今后中日经济关系的发展展望    

  从中期来看,影响中日经贸合作的各种因素变化明暗相间,特朗普上台后可能对世界经济带来的消极影响或不确定性,但也许带来的正面影响会更大些。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会拉动世界经济的回暖。中国经济的供给侧改革还会继续深入,党的“十九大”对国民经济发展会带来利好,维持6.5%左右的中高速增长没有悬念。而日本经济也将处于稳定增长状态,可维持1%左右的增长。中日两国互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投资伙伴,相互依存度很高,日本企业不会放弃巨大的中国市场,而中国企业对日本的高端技术和高端零部件也有需求,因此双方经济合作的基本方向不会逆转。    

  但从短期来看,情况比较复杂。由于钓鱼岛问题,中日两国关系已陷入僵局,2014年以来中日双边关系虽然有所缓和,但改善步履缓慢。2015年以来,日本国会通过了“新安保法”,追随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大放厥词,使本来就已经很严峻的双边关系更趋迷茫。2016年虽然稍好一些,但安倍仍然是小动作频繁,不断给中国添堵,可见短期内要想打破中日关系僵局绝非易事。不过,2017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可能出现有些转机,双方将举行一系列纪念活动,估计能在一定程度上对双边政治关系有所促进,中日经济关系也可能得到进一步恢复。从具体数据来看,20171-6月,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实际投入金额为17.3亿美元,与上年同比基本持平,20171-5月,中日贸易总额同比增长17.5%,其中,中国对日出口增长12.8%,自日进口增长22.0%。中曰贸易一举扭转过去连续5年负增长的局面,呈现出较强的改善势头。    

  另外,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每年都对进行海外投资的日本企业的海外经营状况进行问卷调查,从2016年的调查结果来看,认为中期(今后三年左右)有潜力发展的国家,中国排名次于印度居第二,尽管位次与上年没有变化,但百分比从38.8%上升至42%,这是一个好兆头(见图4)

     

  事实上,中日关系恶化导致双方经贸合作受挫,已经带来双输的后果。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也不小。中日分别为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中日经贸关系受挫对整个世界贸易、对世界经济的负面影响也很大。而世界经济不景气反过来也会给中日经济带来不利影响。

  在非常复杂的情况下,如何摆脱“双输”,是我们应当认真考虑的问题。企业界已经行动起来,近年来日中经济协会每年都召集大量日本企业家组团来华访问,中国政府也非常重视。千里之行,中日经济关系的新动向与今后展望始于足下,目前首先要扭转当前中日经贸合作的低迷局面。今后双方合作的潜力和空间巨大,中日共同治理雾霾应当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治理大气污染和环境污染方面日本有深刻的教训也有丰富的经验和丰富的技术储备,中日双方在这一领域的合作互补性强,政治敏感性低,很容易取得共赢效果。    

  总之,近年来,虽然中日双边经贸合作处于低迷状态,但中日两国互为重要经贸合作伙伴的格局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中日经济依存度很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作领域极为宽广。和则两利,斗则双损,日本的希望在亚洲,日本企业不会轻易放弃中国市场,而中国经济发展也离不开日本,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中日经贸合作是中日关系的压仓石,“以经促政”是战后解决中日关系困难的法宝,我们有理由相信:利用互惠双赢的经贸合作这一正能量驱动,一定能打破中日关系的僵局。2017年是一个重要的契机,期待双方抓住这一机遇,促进中日关系尽快改善,使中日经济关系摆脱后退和徘徊局面。     

  参考文献:    

  [1]    海关总署《海关统计》,2012年至2016年版第12期。
  [2]    財務省:『報道発表平成28年分輸出確報、輸人速報9桁)』。2017125日公布。
  [3]    国際協力銀行:「扔扩国製造業企業〇海外事業展開t二関調査報告2015年度海外直接投資亇一卜結果(第27回)」2015123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