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日本社会 > 正文

日本监狱渐成“养老院”

作者:丁英顺   来源:《世界知识》2018年第11期   时间:2018-06-19

  日本一直是社会治安良好的国家, 其犯罪率也处于比较低的水平。但近年来老年人的犯罪数量却逐年增加, 成为一个较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在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的背景下, 日本一些老年人经济收入减少, 不能得到充分的社会保障, 导致生活贫困, 加上因独居孤独, 希望到监狱“安度晚年”的老年人在增多, 有些老年人故意偷东西, 为的是进监狱养老。“银发冲击”正困扰着日本监狱, 其深层次现象令人深思。

  日本监狱面临“银发冲击”

  截至2017年11月, 日本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为27.8%, 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在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 老年人口增多的背景之下, 日本老年人犯罪比率的增加有一定的合理性, 但不正常的是老年人犯罪现象增长速度过快。《2017年版高龄社会白皮书》统计资料显示, 2015年, 日本因刑事犯罪而被司法部门处理的老年人为47632人, 比前一年增加0.8%, 出现逐年增多趋势。而且老年人的服刑时间趋于长期化、重复犯罪的现象也日益严重。2015年, 日本老年人入狱服刑人数为2313人, 其中多次入狱者为1611人, 占69.6%, 半数以上是重复犯罪。很多老年犯人因为常年在监狱里, 逐渐失去了与社会的联系, 导致出狱后难以融入社会。有的人为了重新回到监狱, 出狱后反复盗窃, 屡进屡出监狱的大门, 日本老年人犯罪成为一种恶性循环。

  日本是法律非常严厉的国家, 用严苛的法律来规范国民的行为, 这也是日本一直保持低犯罪率的主要原因。例如, 日本法律对盗窃行为的惩罚力度相当高。日本《刑法》第235条规定, 盗窃罪判处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并处以50万日元以下罚款。小偷小摸也属于盗窃罪, 即使在超市里顺手牵羊都有可能被叛入狱。日本还有《轻犯罪法》, 将危害社会或影响公共秩序的34条事项定性为轻犯罪, 如果犯了这些行为, 可能会被关1天以上30天以下, 或是被罚1千日元以上1万日元以下。近几年, 这种严厉的法律给那些希望“入狱求养”的老年人提供“可乘之机”。老年人故意犯下一些小偷小摸的罪行, 就是为了能住进监狱, 以此逃避贫困和孤独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 监狱成为了有些日本老年人最后的避风港。

  贫困导致老年人犯罪

  日本监狱中老年人口的增多, 不能简单地认为老年群体藐视法律, 而要认识到其更深层次的社会经济原因。很多老年人走向犯罪是因为贫困。日本大部分的老年家庭靠微薄的养老金收入生活, 而且平均寿命的延长导致支取养老金的老年人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少子化和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 导致缴纳养老金保费的中青年人越来越少, 使养老金的给付水平难以提高。养老金收入的减少越来越不能满足老年人的基本生活需求。低收入老年人为解决温饱问题, 选择继续工作。在日本, 退休之后再次工作的老年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为了继续发光发热、丰富自己的“第二人生”, 日本社会普遍认同这种价值观念;另一类是贫困老年人, 退休后不得不继续坚持工作以维持生计。但是, 在就业市场中处于弱势地位的老年人的就业形势更加严峻, 收入甚少。这导致有些贫困老年人到商店里顺手牵羊事情的发生。从日本老年人犯罪的类型看, 盗窃是老年人犯罪中所占比率最高, 占老年人犯罪的72.3%, 而且偷窃的物品大多数是日常用品、食品、药品等生活用品。日本监狱的生活条件较好, 许多是单间而且各项设施齐备, “包吃、包住、包看病”, 这也是老年屡犯增多的原因之一。对于一些老年人来说, 进监狱还有一点好处, 就是不用交税金。日本人需要缴纳的税金种类繁多, 老年人生计都很困难, 无法缴纳各种税金。因此, 对贫困老年人来说, 监狱是比养老院门槛更低的选择。

  老年女性的犯罪率不断上升

  近年来, 日本监狱中老年女性犯人的数量在增多。根据日本法务省统计, 2015年, 日本老年人入狱服刑人数是1996年的4.5倍, 在所有服刑人员中所占的比率为10.7%;其中, 老年女性入狱服刑人数为319人, 是1996年的9.4倍, 在所有女性服刑人员中所占的比率为15.0%, 老年女性犯罪入狱问题非常严峻, 而贫困是导致她们犯罪的主要原因之一。日本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 孤身独居的女性老年人比男性老年人多。2015年, 日本65岁及以上独居男性数达189万人, 独居女性数则达412万人, 在老年人口中所占的比率分别为12.9%和21.3%。她们中的大多数人年轻时只专注于生儿育女, 没有固定工作。因她们在年轻时候大部分是非正式员工, 平均收入水平就很低, 社会保障不健全, 更容易遭遇贫困。生活上的贫困容易导致一些老年女性“犯罪求养”。入狱的绝大部分老年女性的犯罪类型是小偷小摸, 其比率高达91.8%。这或许说明日本老年女性的贫困状况和社会保障方面面临的问题更为严峻, 迫使贫困老年女性走向犯罪入狱。

  独居孤独容易导致老年人犯罪

  老年人退休之后与社会脱节, 极大地削弱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 再加上家庭规模的缩小导致家庭结构的简单化, 几代同堂的家庭比率明显下降。日本老年人和子女各自独立, 独居老年人的数量逐渐增多。独居老年人中容易发生“孤独死”现象。独居老年人有什么异常情况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身体发病或因疾病等原因死亡也得不到及时援助和殡葬处理。根据东京都监察医务院统计, 东京都独居老年人在家死亡人数, 2003年为1451人, 而2014年达到了2891人, 可见上升幅度之大。而且老年人死亡数日之后才被发现的情况也很多。2014年, 独居的人在死亡一周之后被发现的情况是186件, 其中65岁及以上老年人为140件。因此, 有些孤寡老年人为了生存和安全的需求故意犯罪入狱。在他们看来, 比起在社会上生活, 监狱更能带来安全感, 蹲监狱胜过“孤独死”。因此, 这些老年人到商店顺手牵羊, 有钱也故意不付, 目的就是为了去监狱养老。虽然在监狱里自由会受到限制, 但是在这里他们不愁吃不愁住, 没有外面的生存竞争压力, 而且日本监狱伙食也比较好, 这是他们在外面凭借他们的退休金怎么也享受不到的。加上患病时也旁边有人不会孤独, 如果老年罪犯在监狱中去世, 工作人员负责将遗体暂时安置在监狱太平间。对无人认领的骨灰, 监狱还要负责祭奠。因此, 监狱对于那些在社会上独居孤独的老年人可以说是最佳选择。

  可见, 日本老年人犯罪逐渐增多有其背后的深层原因。生活贫困、独居孤独都容易导致老年人犯罪。监狱提供的免费食物、住宿和医疗保健服务也是老年人做出非正常选择的原因之一。日本老年人犯罪问题日益严重, 监狱里的囚犯也在迅速老龄化, 监狱逐渐成为养老院。有些老年犯人到了释放的时候也不愿意出监狱。他们害怕出狱后孤独死去, 害怕得不到合理照顾, 因而希望自己一直坐牢。日本的监狱系统为适应老年罪犯的不断增加也被迫改造, 监狱工作人员也越来越像养老院的护理人员。日本政府也只能拨款给监狱请护理人员来照顾那些高龄囚犯。有些地方的监狱为了预防老年罪犯摔倒, 专门开设了柔软体操课。有些地方不得不扩建监狱, 完善监狱收容设施等。但是, 让日本监狱感到困扰的是, 改善设施可能对震慑犯罪起到相反的作用。这也是一个让日本政府烦恼的政策难题。

  当然, 为了缓解“监狱养老”的压力, 日本政府也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例如, 通过缩短缴纳养老金保费的年限、增加低收入老年人的补助金等方式减轻老年人的经济负担, 尽可能避免老年人因生活贫困等因素走上犯罪之路;地方政府积极推动志愿者活动, 为老年犯罪人员开展各种帮助, 一方面做好应对和预防老年人犯罪的工作, 另一方面帮助狱中老年人重返社会。但是, 人口老龄化初期, 日本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老年人犯罪急速增加的问题, 其应对措施起步较晚, 一些政策措施近几年才密集出台。这些措施能否起到实质性的效果, 还有待于观察。日本监狱面临的“银发冲击”不仅给政府财政带来压力, 同时又反映了社会贫富差距的拉大以及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日本政府要抑制老年人犯罪问题仍然是任重道远。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