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日本文化 > 正文

是什么让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

作者:张建立   来源:人民论坛2019年1月中   时间:2019-01-24

  核心提示: 日本老年人的就业率之高、工作意愿之强,引起了世界关注。追求生存性安全需求的满足,是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的首要原因;追求个人自我全面发展需求的满足,是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的第二大理由。而从日本社会文化性格特点来看,日本老年人青睐“退而不休”,既是日本社会个人化、无缘化的现实所致,也是日本人以求道为人生动力的社会心理使然。

  【摘要】日本老年人的就业率之高、工作意愿之强,引起了世界关注。追求生存性安全需求的满足,是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的首要原因;追求个人自我全面发展需求的满足,是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的第二大理由。而从日本社会文化性格特点来看,日本老年人青睐“退而不休”,既是日本社会个人化、无缘化的现实所致,也是日本人以求道为人生动力的社会心理使然。

  【关键词】日本 老年人 “退而不休”  【中图分类号】C924  【文献标识码】A

  根据日本“人生100年时代构想推进室”2018年公布的数据,日本65岁至69岁的老年人就业率男性为52.9%,女性为33.4%,均高于美国。在日本内阁府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对于“超过65岁法定退休年龄是否还愿意继续工作”这一问题,65.9%的受访者表示愿意,29.5%的受访者表示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愿意一直工作到死。日本老年人的就业率之高、工作意愿之强由此可见。

追求生存性安全需求的满足,是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的重要原因

  随着人口平均寿命逐渐延长,日本即将进入人生百年时代,但长寿是医疗卫生、社会福利以及经济发展的结果,在人生的晚年,老年人很难改变他们在收入、身体上的弱势地位,老年人的贫困问题因而逐渐成为日本社会面临的重要问题。日本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已进入人口减少和超老龄社会。截至2017年10月1日,日本总人口约1.2671亿人,其中65岁以上有3515万人,占27.7%,90岁以上有206万人。日本人口老龄化不仅意味着老年赡养负担的加重,而且也带来老年贫困问题。因而,日本老年人青睐“退而不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要维持或增加收入,以便获取必要的物质生活资料,维持个人及其家庭的生活质量。

  2015年,日本内阁府针对日本、美国、德国、瑞典四个国家展开了第8次“关于老年人的生活与意识的国际比较调查”。调查内容之一就是各国老年人“退而不休”的原因。在日本受访者回答理由中居首位的是“希望获得收入”。2018年,日本《老龄社会白皮书》公布了一项对不同健康状态的在职老年人继续当下工作的理由的调查数据。在此项调查中,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的首要理由依然是“为了获得收入”。

  由此可知,日本老年人青睐“退而不休”,存在着迫于生计、退而难休的实情。从马克思主义需求理论来看,这也是很自然的社会现象,因为追求生存性安全需求的满足是人最首要、最基本的社会需求。

追求个人自我全面发展需求的满足,是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的第二大理由

  马克思主义需求理论反对将需求层次顺序机械化,认为各个需求层次是同时并存的,人并不是在低级需求完全得到满足后,才会出现较高一级的需求,而是在低级需求得到满足的同时,也会逐渐产生新的各种各样的更高层次的社会和精神情感层面的需求,这种需求的最高层次就是人的自我全面发展。因此,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也是符合马克思主义需求理论的。追求个人自我全面发展需求的满足,正是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的第二大理由。

  在日本内阁府第8次“关于老年人的生活与意识的国际比较调查”中,关于各国老年人“退而不休”的理由,在日本受访者回答理由中居第二位的是“工作对身体有好处,可防止老化”,居第三位的是“工作本身有趣,可使自己变得有活力”。在2018年度日本《老龄社会白皮书》公布的对不同健康状态的在职老年人继续当下工作的理由中,“工作本身有趣,可使自己变得有活力”是日本老年“退而不休”的第二大理由。

  综合所述,日本老年人“退而不休”的原因无论是出于身心健康考虑,还是源于对人生价值层面的追求,从马克思主义需求理论的视角来看,都是追求个人自我全面发展需求的满足。

  日本老年人青睐“退而不休”,是日本社会个人化、无缘化的现实所致

  传统日本社会是一个极其注重血缘、地缘和职缘的社会。但随着近代工业化、城市化、世界经济新自由主义化以及互联网的发展,日本的家庭羁绊不断弱化,家庭成员关系更为松散,地域意识渐趋淡薄,职场社会人际关系走向冷漠。特别是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企业终身雇佣以及年功序列制度的改变、向美国学习和吸收个人主义价值观以及学校实施突出个性的教育等,导致日本社会的个人化向家庭、工作、文化等多方面不断渗透,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纽带更为松弛,社会更为“液体化”。

  个人主义思想和个人化将社会中的个人从各种规范的压抑下解放出来,获得了行为的自由和更大的选择空间,国家福利和个人所接受的高等教育、社会中的自由竞争、就业的流动性等,使得个人不必再依附于家庭、地区或者就业单位等传统的集体组织。人们将这种人与人之间的相互联系以及人与社会的必然衔接淡化到几乎可以忽略状态的日本社会,称为“无缘社会”。单身成风、老人独居、故乡消失、职场缘浅等,是日本由“有缘社会”转向“无缘社会”所表现出的一些较为严重的症状。日本社会日益个人化、无缘化的现实,导致大多数日本老年人不再追求建立和维护新的人际关系,而是寄情于工作来获得身心的愉悦与情感需求的满足,日本老年人由此更加青睐“退而不休”,甚至甘愿工作到死。

日本老年人青睐“退而不休”,是以求道为人生动力的社会心理使然

  日本有很多被名之以“道”的文化,这亦可谓是日本文化的最大特色,比如,茶道、花道、香道,等等。有些传统文化虽未被名之以“道”,但人们亦将其与上述道文化统称为“艺道”。研习艺道的人,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将艺道作为消闲之乐,作为可增添生活情趣的高尚爱好,或者作为社交礼仪、教养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艺道就是一种高雅的“游戏”。另一类是将艺道作为其生存的非经济性支柱的修习者。对于持这种态度的艺道修习者,虽然从表面上看,其研习艺道是利用本职工作的间歇或者业余时间,但其实艺道已变成了其整个生活的基础、主干。对这类人而言,研艺求道已经成为其人生的推动力。因此,研习这些“道”文化,往往被称为“修行”,其研习场所被称为“道场”。此外,艺道的修习并不止于艺道内容,还被要求在现实生活中遵从求道之心,约束个人的视听言行。于是,艺道修习者也就很自然地将求道作为其人生推动力。一些日本社会心理学家将富有求道心归纳为日本社会文化性格之一。

  人生有涯,大道无边。在日本道文化的影响下,一些人把求道当作人生前进的推动力,至死方休,甚至死后都要继续修行道。道文化不仅对艺道修习者影响深远,而且已经沉淀为日本社会文化性格的一种,对日本人的思维模式、行为模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日本的匠人文化便可谓是这种道心人生的最佳产物。“匠人”是日语“职人”的中文译词,指的是一批对自己的手艺,拥有一种近似于自负的自尊心,并为此不厌其烦、不惜代价地欲将其做到极致的人。同时,“匠人”们大多都会工作到死。从马克思主义需求理论的视角来看,这也是追求个人自我全面发展需求满足的另一种体现。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文化室主任、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年。

  ②尚会鹏:《日本社会的“个人化”:心理文化视角的考察》,《日本学刊》,2010年第2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