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日本外交 > 正文

日俄岛争:安倍“新思路”遇上普京“新想法”

作者:常思纯   来源:《世界知识》2018年19期   时间:2018-09-28

  9月10〜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赴俄参加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两人之间的第22次首脑会谈。双方围绕在领土争议地区(日称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共同经济活动”展开讨论,还就10月初日本派遣调查团前往当地达成一致,商定普京借出席明年6月在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首脑峰会之机访问日本等。   


从日本北海道根室市的海角远眺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中的齿舞群岛。   

  从日俄首脑会谈成果来看,尽管双方在经济合作、防务交流和人文交流等领域取得一定进展,但两国关系的症结所在——领土问题,却依然如故。针对安倍会谈前后“在我和普京总统之间解决领土问题,完成和平协议缔结”的多次喊话,普京的应对则是在会谈后向记者表示“想要一夜之间解决问题的想法太天真”。然而两天后,普京在东方经济论坛上当着与会各国首脑宣称,“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我们不附加任何条件,在今年年底前签订和平条约吧。随后再去解决意见不同的问题”。普京的提议让日方各界大感意外,纷纷揣测此言背后的真实意图。 

  路径选择大相径庭 

  事实上,安倍“以经济合作撬动领土争端”的“新思路”与普京“不设前提条件签署和平协议”的“新想法”,凸显日俄双方在解决领土问题的路径选择上存在巨大差异。 

  首先,在解决领土问题与签署和平条约的关系问题上,尽管安倍政府看似“有所松动”,但是日本政府的基本方针一直是坚持将两者挂钩,主张应解决领土争端后再签署和平条约。针对普京上述发言,尽管安倍当场没有回应,但他事后表示,自己已私下向普京再次表达了“解决领土问题后再缔结和平条约”的立场。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和外务大臣岸田文雄也先后向记者表示,日本立场“完全不变”。 

  而普京的“新想法”不过是“新瓶装旧酒”,显示了俄罗斯一贯将签署和平条约置于首位的立场。普京曾多次表示,俄日签署和平条约的前提是建立相互信任与合作的关系,双方应以1956年《苏日宣言》为基础谋求签署和平条约。至于四岛归属问题,俄方一直主张根据国际法,俄日之间不存在领土问题。但是,普京表示可在签订和平条约后,与日本政府就此问题进行讨论。此次普京又提出“不设前提条件”的签署和平条约,无疑是再次向日方重申了“先签订和约再商议领土问题”的俄方立场。 

  其次,尽管双方都强调加强经济合作的重要性,但对此也是各有所需。安倍提出解决领土问题的“新思路”,就是希望通过推进经济合作为领土谈判创造积极氛围,进而通过经济援助来换取俄方在领土问题上的妥协与让步。然而,普京在对安倍“撒钱”行为表示欢迎的同时,一再强调开展经济合作与解决领土问题无关,要求在四岛的共同经济活动必须适用俄罗斯法律,同时提议包括人员往来的经济活动不应局限于四岛,而应该扩大到俄的萨哈林州和日的北海道地区。显而易见,俄罗斯谋求的是通过经济合作推动俄日高水平政治互信的建立和发展长期的经济关系。 

  再次,安倍秉承了桥本龙太郎时期对俄多层次外交的方针,将普京执政期间视为解决领土问题的历史机遇期,致力于与普京建立个人互信关系,力争通过高层政治决断来实现日俄关系的突破。而普京则对“社交”与“外交”分得很清楚,见招拆招。一是继续以领土问题吊日本的胃口,总让日方看到解决问题的“一线希望”,换取日本深度参与俄远东开发。二是强化在四岛的军事存在,对日施压。如2016年11月俄国防部在国后岛和择捉岛部署了“舞会”和“棱堡”岸基反舰导弹系统。今年8月,多家俄罗斯媒体透露,俄军已在择捉岛部署苏-35s战斗机。三是在领导人关系上普京保持其一贯特立独行的强势风格,多次在与安倍会谈时迟到,让全世界都看到了安倍苦等普京的无奈。 

  日俄互动各有盘算 

  最大限度实现本国国家利益是日俄两国谋求改善关系的基本驱动因素。但是,由于国家利益迥异,日俄对于改善关系的战略诉求明显不同。 

  安倍多次宣称将“在任内解决日俄领土争端和签署和平友好条约”,高调推进日俄关系,主要出于两大战略考量。第一,以对俄外交突破,助其实现“摆脱战后体制”的夙愿,力争长期执政,为实现其“修宪”和“强军”的长远战略打下基础。因此,在对俄关系上,安倍开展的更像是一场场“外交秀”,尽力利用领土问题谈判为自己的国内政治运营和各种选举造势加分。第二,意图通过化解日俄领土争端改善双边关系,进而在东北亚地区实施对华战略牵制。某种程度上,对俄外交战略已经成为日本中长期对华外交战略的组成部分。安倍积极谋求日俄关系实现突破,就是要拉拢俄罗斯,防止中俄过度走近,尽量争取俄罗斯战略中立,确保日本在东北亚地区战略博弈中谋得先手。 

  从俄罗斯方面来看,普京一直将“奉行同日本大力发展多方面睦邻关系的方针”确定为对日关系的主基调,以“领土问题”为诱饵,尽量在俄日关系中争取主动。普京对俄日领土争议的表态时软时硬,根本出发点就是要利用领土问题牵制日本,争取日本的投资和技术,推动俄远东地区经济发展。普京也希望将日本作为突破口,打破自乌克兰危机以来的西方对俄封锁。正是在普京的“利诱”下,2016年5月,安倍不顾美国反对,赴俄罗斯索契与普京举行非正式会谈。此后日俄首脑互动频繁,安倍及其阁僚多次访俄,两国还实现了军方互动,被欧洲制裁禁止进入欧盟的俄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去年访问了日本。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分队对俄太平洋舰队主基地符拉迪沃斯托克进行了访问,而俄太平洋舰队继今年7月访问日本舞鹤基地后,还将于10月访问日本北海道函馆港。 

  领土困局死结难解 

  日本和俄罗斯既是大国,也是邻国,发展与对方的友好关系符合双方的国家利益。但横亘在双方之间的领土困局使得两国关系难以出现本质上的改善,围绕四岛谈判困难重重,短期内难有进展。 

  首先,缺乏两国民意支持。两国领导人在国内都拥有较高的支持率,并且都较为强硬,但是谁也不敢以领土问题去挑战民意。普京不会拿领土问题去和日本做任何交换,如果对日让步,势必削弱其国际威信和影响力,甚至不利于乌克兰问题的解决。而安倍尽管有意对领土问题有所松动,日方也多次放出风声,安倍可能同意先还两岛,剩余两岛留待以后协商。但是考虑到国内反对声音高涨,安倍未必敢拿自己的政治生命轻易冒险。 

  其次,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一方面,美国对日俄关系走近极为警惕,甚至出面阻挠。事实上岛争至今未解,很大程度上也是日本外交政策受制于美国及美日同盟的表现。四岛问题本身就是二战后美国出于控制日本及遏制前苏联而制造的遗留问题。早在1956年《苏日宣言》签订之时,日本就曾因美国的极力阻挠而错失提前收回两岛的良机。冷战结束后,美国为维护本国利益,暗中干涉和阻挠,鼓动日俄继续争论领土问题。另一方面,美日同盟的存在使得俄罗斯顾忌,一旦四岛归还日本,如果美国在岛上驻军,俄太平洋舰队的动向将一览无遗,俄在该地区的安全保障能力将更趋弱化。 

  第三,俄罗斯国际压力有所降低。特朗普上台后在贸易、军费等问题上对欧施压,多次高调“退群”,2018年5月又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致使美欧关系出现裂痕。近期,欧洲多国表示应提前解除欧盟对俄制裁,一向态度强硬的德国也有所动摇,今年5月和8月默克尔与普京实现互访,双方重申维护伊核协议,并确认将继续推动“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的合作。在石油价格迎来新一轮上涨的背景下,俄经济呈现复苏态势,在战略上和经济上的压力骤减,对日需求必然下降,普京更难在领土谈判中让步。 

  总的来说,安倍“新思路”提出两年多来,进展并不顺利。而普京的“新想法”尽管让日方看到了两国签署和平条约的曙光,但是,安倍恐怕不敢仅仅为了树立自己的外交“功绩”,而不顾国内反对,匆忙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使得日本在未来的领土谈判中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